12岁3姐妹被卖当童养媳 18年后成功寻亲

兄妹情深,血浓于水。18年后再相见,没有煽情言语,亲切地叫声哥哥,了却多年思家之苦。女子余某12岁时,被从贵州拐到四川当童养媳,15年后揣着20元逃到重庆,和现任老公来到晋江打拼。

“很想念家人。”在老公支持下,余某向晋江永和派出所报警寻亲,没想到当天就找到亲人。昨日,余某踏上归家路,回家看望父亲。

30岁女子报警寻亲当天就找到亲人

“我被人拐卖,已经18年了,很想念家人。”11日上午10时许,晋江永和派出所值班室来了一名特殊寻亲者余某,她今年30岁,要寻找在贵州毕节市老家亲人。

“她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我们想办结婚证也没办成。”余某现在老公是黄某,今年39岁,重庆人,他知道余某遭遇后,一直支持她寻找亲人。

余某12岁被拐卖,对家人还有印象,她告诉民警父亲叫余某才,母亲在她被拐前已经过世,家里还有两个哥哥。根据余某提供信息,晋江警方联系贵州当地警方了解到,毕节市人余某才确有一个小女儿失踪多年。

随后,永和派出所民警联系余某才大儿子,并将余某照片发给他确认。“看到照片我们就断定她就是失踪多年小妹,她左眼下面有颗痣。”余某大哥说,和余某通电话后,他就更加确定了,“她能说出我父亲名字,还知道家里有几个叔叔。”

被拐当童养媳怀揣20元逃离

对于自己被拐经历,余某记忆已有些模糊,只记得那时同乡一个姐妹说要带她出去找工作,然后就把她卖给四川一个男做童养媳。“那个男人对我不好,打我,把我关在屋子里。”余某说,在那个山旮旯里,她无奈和那个男人生活了15年,生下两女一男。

最后,无法忍受余某,揣着20元坐大巴逃到重庆巫山。“20元付了车费后,我身无分文,不知道怎么办。”余某说,她想过要回贵州,但身上没钱,寸步难行。好在到了重庆,她遇到了黄某父亲,就托他帮忙介绍对象。

“当时我一个人在福建晋江打工,还没有找对象,父亲就让我回去看看。”黄某说,第一次见余某,他并不喜欢她,余某穿鞋子已经很破了,裤子也弄得很脏,但余某说她无处可去,想跳江。就这样,余某一股“傻劲”,让两人走在一起,并双双到晋江打工。如今,两人育有一个3岁儿子,租住在晋江永和,黄某是一名建筑工人,余某操持家务,照顾孩子,生活简单美好。

血浓于水见面相认喊哥哥

报警寻亲当天就有好消息,余某很期待和家人相见。“当时联系余家两兄弟时,他们只说会找个时间来晋江,并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来。”经办民警说,没想到余家两兄弟连夜从江苏赶来晋江。

余家大哥、二哥在江苏打工。11日下午,确认失踪多年妹妹在福建晋江后,两人便买了来晋江车票。“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小妹。”余家大哥说。

12日下午,余某在永和派出所见到了两个哥哥,虽然已18年没见面,但她和两个哥哥并没有太多陌生感。血浓于水亲情,让余某一见星热点:《猎毒人》豪叔到底是什么来头 豪叔真实身份大揭秘面就亲切地喊“大哥”、“二哥”。“能再见到妹妹,很幸福,父亲在老家也焦急地盼着妹妹早日回家相见。”见到被拐18年妹妹,余家二哥激动地流下热泪,他心里盘算着和大哥、妹妹一家人早日回贵州看望老父亲。

这几天,余某和两个哥哥团圆,其乐融融。昨日中午,余某与两个哥哥乘车回贵州老家看望父亲,了却思家之苦。(早报记者 吴水保 黄祖祥通讯员 庄凌龙 柯志敏 文图)

兄妹情深,血浓于水。18年后再相见,没有煽情言语,亲切地叫声哥哥,了却多年思家之苦。女子余某12岁时,被从贵州拐到四川当童养媳,15年后揣着20元逃到重庆,和现任老公来到晋江打拼。

“很想念家人。”在老公支持下,余某向晋江永和派出所报警寻亲,没想到当天就找到亲人。昨日,余某踏上归家路,回家看望父亲。

30岁女子报警寻亲当天就找到亲人

“我被人拐卖,已经18年了,很想念家人。”11日上午10时许,晋江永和派出所值班室来了一名特殊寻亲者余某,她今年30岁,要寻找在贵州毕节市老家亲人。

“她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我们想办结婚证也没办成。”余某现在老公是黄某,今年39岁,重庆人,他知道余某遭遇后,一直支持她寻找亲人。

余某12岁被拐卖,对家人还有印象,她告诉民警父亲叫余某才,母亲在她被拐前已经过世,家里还有两个哥哥。根据余某提供信息,晋江警方联系贵州当地警方了解到,毕节市人余某才确有一个小女儿失踪多年。

随后,永和派出所民警联系余某才大儿子,并将余某照片发给他确认。“看到照片我们就断定她就是失踪多年小妹,她左眼下面有颗痣。”余某大哥说,和余某通电话后,他就更加确定了,“她能说出我父亲名字,还知道家里有几个叔叔。”

被拐当童养媳18年 昨从晋江上车重回老家

昨日中午,30岁贵州女子余某与两个哥哥一起从晋江坐上车,回贵州老家看望父亲。这是她18年来第一次回老家。

18年前,12岁余某被老乡从贵州拐卖到四川当童养媳。3年前,她逃脱后,组建了新家庭,并来到晋江。本月11日上午10时许,余某到晋江永和派出所报警救助,想找家人,民警顺利找到她家人,她哥哥也来到晋江相认。

永和所民警介绍,余某当时来报警时说,此前,她被拐卖,“那个男对我很不好,经常打我,还把我关起来”。15年间,她跟那名男子生下了一男两女。3年前,她受不了打骂,偷了几十元,坐大巴跑到重庆。在那里,她刚好碰上现在公公黄某。因黄某儿子还没结婚,他就把她介绍给儿子。之后,两人一起来到晋江永和打工,并生下一个儿子。平时,小黄在建筑工地上班,她在家带孩子。

生活安定后,余某开始想念老家亲人。她记得父亲名字,家里有两个哥哥,老家是贵州毕节。

民警于是通过贵州警方,联系上了余某哥哥。余某哥哥一看到妹妹照片,一下就将她认出来了,“她左眼下有颗痣巴西教堂枪击案是怎么回事?人员伤亡情况如何?,又能说出家里情况。我就肯定她是妹妹了”。余某两个哥哥马上买了车票来晋江。

6月12日下午,余某和两个哥哥终于在失散18年后,再次见面。

“当时妹妹丢了,我们一家都很急,都在找,但是一直没有音讯。”余某大哥说。而余某二哥则边回忆边流泪,“还好妹妹没事”。(海都记者 林天真 通讯员 庄凌龙 柯志敏)


来源:
上一篇:“穷花椒”变成致富果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