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补贴机制首发 成品油价完全市场化逼近

摘要:调价周期已至发改委未动 两巨头利用“调价传闻”推价

记者 王冰凝 北京报道

4月15日,距离3月25日国家发改委上调成品油价刚好20天。发改委曾表示,以20天为一个周期,如果国际油价连续20天日均涨跌幅度超过4%,就考虑对油价进行调整。时至今日,国际油价变动已超过4%。 4月16日,《华夏时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七部委首次推出了与成品油价格联动的油价补贴机制,为石油价格的市场化做好配套补充,但具体是否提价尚未有准确消息。 “有持反对意见的研究人士认为调整不宜过于频繁,但国家发改委比较明确的是要坚持油价市场化的方向。”该人士告诉记者。

中石油中石化零售价全线调至最高限 首轮20天评估周期已经结束,息旺能源分别就两种不同的计价期(连续10个工作日、连续20个工作日)和两种不同的原油一揽子方式(迪拜、布伦特、米纳斯;迪拜、布伦特、辛塔)进行计算后发现,3月25日至4月13日,国际三地原油加权价涨幅达8%-9%,远远高出新定价机制里说的涨跌幅4%。 虽然国家发改委至今尚未按照其制定的新成品油定价机制中的时点上调油价,但受调价传闻影响,成品油市场已是涨声一片。 记者调查山东地炼市场,发现多家地炼企业在近几日竟已两三次提价。“主要是受中石油和中石化借国家发改委调价的传闻影响,部分用户希望在涨价落实前囤积一些资源,导致各地成品油销量明显上升,中石油和中石化随即开始联手全面推涨汽柴油价格,地炼企业也是随之跟涨。”山东一地炼企业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记者统计全国各地汽柴油价格,发现就在4月15日前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汽油价格涨幅在50-200元/吨;柴油价格各地区普涨100-150元/吨。中石油和中石化各地汽柴油零售价也几乎全部取消了之前的促销价,零售价格全线调至最高限价。 “近期销量不错,库存压力已经减轻。”中石化一销售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证实。据记者获悉,因库存压力减轻而销售趋旺,4月起国内炼厂纷纷提高了原油加工量,其中中石化4月份原油计划加工量约为1462万吨,环比增加28万吨,同时,中石化从4月份恢复全国范围内的柴油外采,计划外采总量达22万吨左右。

中海油华东直面中石油 虽然中石油和中石化借调价传闻联合推价,但随着成品油市场销售回暖,石油巨头们私下也展开了紧张的争夺。 据记者从广州一家批发商处了解到,虽然中石油和中石化都提高了批发价,但是他们的销售公司行事较为灵活,在个别城市、个别时段还是会偷偷地给量大的中间商优惠,以争夺客源。 另外,中海油惠州大炼油即将大规模投放市场,对于成品油批发市场也将形成较大冲击。据记者从消息人士处了解到,中海油惠铁矿石谈判中钢协首次妥协州大炼油计划从5月起,2009年内向华东市场投放85万吨的汽柴油,月均销量达10.63万吨。全年的销售计划中,汽油累计销售34万吨,柴油则为51万吨,汽柴油销售比例为1∶1.5。 4月15日,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公告称,中航油将购买惠州炼油厂部分航油出口配额,并计划将航油销往国际市场。 除中航油外,中化国际也将和中海油合作,同时,华东地区平均每家的月销售计划在3000-5000吨不等的较大规模的贸易商后期将与中海油有合作关系,且已向中海油申报了计划。为此,中海油上海分公司特于4月13日召开了华东地区客户交流会。 “江苏、浙江、上海以及安徽的重要客户均出席。5月初,中海油将在华东地区全面拉开其整体销售,据悉,中石油上海分公司的成品油月销售计划和中海油基本一致,下一阶段的华东成品油市场必然将面临激烈竞争。”一位参会的贸易公司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政府实现油价市场化态度明朗 更多的企业参与到成品油市场分羹,让人们对于成品油价格完全市场化有了进一步的想法。 “政府应该在目前各种能源价格偏低的背景下,尽快理顺之前完全扭曲的油价机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指出。 在陈凤英看来,目前的国际油价将会有一段时间稳定在50美元左右,但下半年随着经济复苏可能会恢复到60美元,但不可能再回落至30美元以下。“50美元这个价位很稳定,一方面避免了油价过低导致投资减少,给下一轮油价高涨埋下隐患,另一方面投机基金操作的空间不大,减少了泡沫。这个时候也正适合中国政府进行价格改革。”陈凤英认为。 近日,财政部等七部委首次推出与成品油价格联动的油价补贴机制,为我国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做了必要补充。 陈凤英认为,这表明了政府实现石油价格市场化的态度,但政府还没有下决心。因目前中国成品油市场基本上由三大石油巨头三分天下,别的企业只是在夹缝中生存,毫无话语权可言,中国成品油价格要完全放开,要配套出台《价格法》并加强监管,以防止三巨头垄断市场价格。 中国能源网韩晓平也认为,政府应该扶植中海油、中化等企业在成品油市场多占一席之地,从而增加市场竞争主体,同时发展石油期货市场,为成品油价格完全市场化准备条件。 “成品油价格完全市场化,这虽然意味着未来油价还要上涨,但这是让价格反映稀缺资源、理顺能源价格唯一的方向。”陈凤英说。 陈凤英指出,在成品油价格尚未放开的背景下,3月底政府刚刚提过油价,当时提价应该是帮助中石油和中石化消化之前高油价留下来的高亏损的库存。但时隔20天,这期间国际油价并未异常波动,如果国家发改委还是按照20天的周期和“油价上下波动4%”的标准来提价,只能提几分钱,显得过于频繁。 “但我并不是反对提价,我一直坚持在建立完善的补贴制度前提下,中国油价应该高点,不能完全用市场衡量,还应国美战争:妖魔化的董事会?该能够反映资源的稀缺性和可以承受的环境成本。”陈凤英认为。


来源:
上一篇:怪物猎人被举报下架,矛头指向网易,丁磊回应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